「网上电玩城」真就纽约带恶人?詹姆斯-多兰的多面人生

电玩城资讯大厅 · 09-29 08:56:53

2020329日,尼克斯官方公布,老板詹姆斯-多兰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423日,根据记者shams的报道,多兰已经从新冠病毒中痊愈,并且将捐献血浆来帮助研究治疗方法。

像詹姆斯-多兰这样的人,仿佛从落地的那一刻起就该死。

毕竟是他带给了纽约尼克斯长达23年的昏暗平庸,所以,当多兰确诊的那一刻起,华尔街的精英们欢呼雀跃:“看呐,詹姆斯要完蛋了,纽约要重生了。”

批判多兰不太需要准备材料,这个浪荡子在23年中所做的每一次决定,都有令人诟病之处——这个极度变态的偏执狂,细节控,本就不适合去做一整支球队的核心大拿。

投对胎的代表

上世纪五十年代,年轻气盛的查尔斯-多兰(「网上电玩城」)扔下边郊农场刚熟透的玉米们,孑然一身选择去到纽约闯荡,运气与头脑的加成,对于崛起时机的精准把握,让这个男人最终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创立了纽约最大的有线电视网络Cablevision

而詹姆斯-多兰作为查尔斯最小的儿子,人生的剧本也开始围绕“纨绔子弟”这样的人设展开,殷实的家境给了他想要的一切,也顺带着赋予了他颇为多变的性格——他从小就能得到他所有想要的东西,在他的眼里,整个世界都可以是多兰家族的。

他想做橄榄球运动员,又想做吉他演奏家,大学只上了半个学期便退学创业——虽然最终也只是跑到父亲的公司里啃老。

他的想法远远多过实际行动,脚踏实地这样的词,对于詹姆斯-多兰这样的人来说,根本就是天方夜谈。

他简直就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上流社会花花公子的代表人物,酗酒,嗜赌,顺带着,1993年的时候,因为嗑药被抓而让自己的老爹送进了戒毒所。

1995年,多兰回家,戒毒所的经历仿佛给了他一次深重的打击,他决定洗心革面,认真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同年,他富有的老爹给了他出任Cablevision公司CEO的机会,按照多兰自己的说法来讲,那是他老爹本就对他欣赏有加。

可打脸这件事来的迅速又猝不及防,不久后查尔斯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其他的儿女们都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这个位子实在是找不到人坐了。”

那是我们熟知的多兰第一次在媒体面前出丑,或许这也是他今后痛恨所有媒体的原因之一,不过,阴差阳错的,Cablevision公司一路高歌猛进,当时多兰家族最不被看好的产业,现如今却已经成了多兰家族的龙头,同样的,詹姆斯-多兰也莫名其妙的登基做了土皇帝,现在,他又是整个多兰家族的主理人。

尼克斯球迷的噩梦

1997年,Ca公司收购了麦迪逊广场花园公司(「网上电玩城」),后者旗下拥有包括篮球队纽约尼克斯,冰球队纽约游骑兵,位于长岛的罗斯福赛车场等资产,以及还有相当多的媒体业务。

也正是因此,那一年成了尼克斯球迷们的噩梦之年,在接下来长达23年的时间里,多兰为我们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诡异操作,倘若NBA要评一个历史最蠢老板的话,多兰理应拥有姓名。

接手尼克斯的第一年,多兰亲自拍板送走了队魂之一NBA著名恶汉查尔斯-奥克利,找来了年轻的马库斯-坎比。当然,这只是奥克利与多兰交恶的开始,2017年,因为奥克利当众指责多兰,而被后者找保安请出了麦迪逊花园,自此,作为尼克斯的名宿,奥克利宣布将终生不入尼克斯主场。

而在这20年间又发生了些什么呢?

1999年,多兰请来了斯科特-雷登做球队的总经理。此君在任期间,做了一系列让人大跌眼镜的操作:

1999年选秀大会,尼克斯跳过阿泰选择了法国中锋弗雷德里克-维斯,后者整个生涯最著名的事件,是在悉尼奥运会上被卡特贡献的“死亡之扣”。

随后,雷登给“中投教科书”阿兰-休斯顿开出了6年一个亿美元的超大合同——后者的市值大概在一年一千万左右。

半年之后,雷登送走了大苹果城的图腾帕特里克-尤因,自此,多兰彻底被贴上了无情无义的标签。

随后,是2002年选秀大会上选中内内,又打包当初牺牲奥克利才得到的马库斯-坎比换来了掘金的玻璃大前锋麦克戴斯。

一系列的诡异操作让多兰也受够了雷登,他迅速裁掉了雷登,请来了微笑刺客以赛亚-托马斯,随后,后者与马布里闹掰,给埃迪-库里开大合同,给已经无力回天的老爷子拉里-布朗开出一份2850万美元的超高年薪,只一个赛季,又匆匆解雇了老布朗......

托马斯的操作比起雷登有过之而无不及,紧接着,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在解雇布朗之后,托马斯决定亲自出任主教练,微笑刺客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术给多兰洗了脑,后者立即为托马斯开出了一份同样为当时联盟最高的2400万教练年薪,或许是尼克斯的钱真的好赚,随后,托马斯用2359负的队史最差战绩回报了多兰。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托马斯还被曝出在尼克斯内部的性侵丑闻,为此,多兰又为托马斯支付了1160万的赔偿费用,说来讽刺,也正是那一年,尼克斯的风头“一时无两”,获得了自夺冠以来最高的关注度。

纽约带恶人

多兰终于开始插手球队事务,十年浮沉却又昏暗平庸之后,他仿佛参透了球队运营之道,正如他的好友特朗普一般,发出了“没人比我更懂经营球队”的插手宣言。

倘若2007年之前的多兰只是人傻钱多,那07年之后,我们便见证了那个真正恐怖的偏执狂多兰。

正如史蒂芬-A-史密斯的名场面:“女士们先生们,尼克斯上次夺冠我才5岁,现在我51了。”论起关系,多兰势必逃不掉,坐拥全美最大市场却迟迟没有从输球的阴霾中走出,反而一次次成为人们的笑柄。

于是,他开始按照自己的方法建造球队,对自己的球队建立起一种“恐惧文化”,声色俱厉与随时开除的威胁,让尼克斯内部疑云丛生,著名事件,曾经有一个保安没有第一时间认出多兰而拒绝让多兰入场,那个夜晚之后,保安便收拾铺盖走人了。

当有球迷在退场时冲着多兰大喊:“快卖掉球队吧!”之后,多兰冲着他说:“你TM以后只能在电视上看比赛了。”

多兰与所有媒体交恶,他拒绝让媒体进入尼克斯的更衣室,拒绝让他的球员与教练们接受媒体采访,在之后的日子里,尼克斯主教练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参加一个会议——拒绝媒体提问的一百万种方法。

驱逐奥克利只是他万分偏执中的尘埃一点,这个从小在蜜罐子中长大的男孩,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对他的权威提出挑战。

他的偏执绝对不仅仅是对内部员工的施压,还有对于球队运营独树一帜的想法。

12年他换来了安东尼,纽约一度看到了复兴的希望,可与掘金的大交易也让尼克斯内部本体元气大伤,板凳深度不足的缺点一度在后来的季后赛中成为制约他们继续前进的瓶颈。

可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即便不去做那笔交易,甜瓜也会有很大的概率在休赛期签约尼克斯——可多兰就是一刻都等不了。

他又买来了禅师,可红衣主教的继承人并没有让尼克斯走出泥沼,反而是与安东尼交恶,让纽约再度陷入了重建的阴霾当中。

随后,去年休赛期一口气签下四个大前锋,又不给巴雷特明确的核心地位,纽约的未来即便在今天看来,仍旧显得扑朔迷离。

可这并不是多兰做的最愚蠢的事,疫情期间,尼克斯第一个支持复赛——他们想收回常规赛最后几场的票钱;紧接着,多兰又宣布不会为尼克斯的员工们支付工资,一时间,多兰成为众矢之的,所以,当多兰患上肺炎之后,尼克斯的球迷们纷纷高呼万岁。

说来实在唏嘘,23年的经营,虽然的确没啥可圈可点的地方,但被自家的球迷们如此刺激,还是难免让这个已经年逾60的老头子心生郁闷。

因为,我们仿佛好像都不了解真正的多兰。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2019410日,尼克斯最后一场常规赛对上底特律活塞,输了这场之后,他们就将创造队史最差战绩,当然,赢了的话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追平最差罢了。

比赛一度让人看到希望,开场活塞投进一粒中距离,尼克斯奋起直追打成2-2平,接着格里芬为肯纳德做了个掩护,后者进了个三分球,活塞5-2领先,自此便再也没有落后过。

等到垃圾时间的时候,尼克斯已经落后了38分之多。

但多兰还没有离开他的贵宾席,仍旧是那副半死不活的表情,坐在板凳上眼看着自己的球队被屠杀,以及一小时之后的,被钉在耻辱柱上任人凌辱。

连肖华都曾在某个时间节点说过:“我想不到过去的二十年里,有谁比吉姆失眠更多。”

他本有更好的选择,比如错过这场比赛,直接乘坐私人飞机跑去他父亲在长岛的豪宅消气。

可他没有,23年时光里,除了特殊原因,多兰没有错过任何一场在尼克斯主场的比赛,这一点,甚至超过了业内饱受好评的独行侠老板库班。

他的球队年复一年的烂,他便陪着尼克斯夜以继日的烂下去。

他当然可以躲在曼哈顿的高级豪宅里收看电视转播,也可以偷偷上到尼克斯为老板们准备的高级包厢里面不被球迷看到且讨伐,可他同样没有。

这一切的一切自然不是为了与尼克斯死忠斯派克-李隔空对线,如果非要说一个虚无缥缈的词的话,可能这便是热爱。

“我想让球迷们明白,我跟他们是站在同一个战线上的,我不会抛弃尼克斯的球迷。”多兰如是说。

或许多兰只是愚蠢而已,他永远比不了那些反手为云的球队教父们,但他真的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坏吗?答案并非如此。

他的人设立的太稳,所有人都以为他无情无义,可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背后的苦衷,比如他拒绝为尼克斯员工支付薪资,其实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主意,他只有MSG公司10%的股权,事情的决定并非他一个人说了算,而他只是站出来背锅的那头羔羊而已,只是,从不喜欢面对媒体的他,也并未在大众面前解释过。

多兰是有很多优点的,但媒体却都选择性的无视,比如,他重视女性权力,也重视少数族裔的平等就业机会,他创立了“梦想花园基金会”,并投身于公益事业。

9.11恐袭事件”之后,多兰帮着纽约市组织了大型慈善音乐会,两年以前,波多黎各难民无法生存的时候,他同样用公益音乐会的方式为难民们组织募捐。

他的确不适合做一个球队大拿,他没有类似的头脑,他本应该成为一个优秀的音乐家的,那或许才是他人生的真谛,著名的艺术家们都有极为偏执的性格,披头士的约翰.列侬如此,皇后乐队的弗莱迪.摩科瑞也是如此。可又诸如列侬与摩科瑞,又都是一无所有才在逆境的生活中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这才让他们百世流芳。

而你会为一个身家百亿的资本家的音乐买单吗?不会。人性尚且如此,也或许只有在逆境中才能接受尊重。

这是多兰本身的矛盾,他想做一个永远自由的男孩,一如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样无拘无束,可家族的产业又把他推向了最高的风口浪尖,他没法像做主唱那样一扫坐在场边看球的阴霾,而只是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继续自己平庸的事业。

他不是坏人,他也没真正意义上做过坏事。

泰森-钱德勒的母亲病重,他会把自己的私人飞机借给拳王,以便让后者可以随时随地在比赛间隙回到位于佐治亚的家中看望病人;

他给了安东尼十万美元支持后者为卡特里娜飓风受害者募捐,即便后者在当天就被交易到了雷霆队。

曾在MSG担任公司高管的马克-拉斯加滕与多兰私交甚笃,而当前者在1999年因为胰腺癌去世之后,多兰便以他的名义创立了一个基金会,每年为这个基金会捐款出力,而现在,这个基金会已经发展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胰腺癌研究筹款组织。

想不到吧。

在多兰“倒霉”“无情无义”“愚蠢”“自私偏执”的另一面,却是一个热爱篮球与音乐,具有极强社会责任感的老板。

而正是那第二个多兰,或许才是真正的詹姆斯-多兰。

普通人”

多兰这样的人,凡夫俗子,想在平庸又奢华的生活里拥抱梦想的“普通”人。

他不像莱利安吉那样精明,不像库班那样充满激情,事实他上也没有魄力如拉科布那般放手让勇士成长——他必然是要掌握主动权的。

这倒不是什么对自己的自信超乎想象,相反,这只是他伪装自己脆弱的一种方式。

他从来不是一个成功的人,这句话有双层意思,身家百亿自然是枯燥无味,可他从始至终又都是做坏人的那一位。

他被自己的父亲轻视,被球迷们诅咒,被球员们讽刺,被媒体们记恨。

内心的脆弱之处被一次次提起又惨遭打击,心底的伤疤刚愈合又被一次次揭开。

所以啊,多兰不怕花钱,人傻钱多这件事并非没有道理,他对尼克斯的付出与否,与盈利的关系并不大,倘若能得到一个中肯的评价,那他不在乎到底为纽约扔了多少钱。

尼克斯崛起这件事,能带给他的,是安全感三个字,让他感受到自己也被人需要,并不是人们口口相传的废物,这样的多兰,要的只是一句称赞罢了。

有首歌叫《海底》,有这么几句歌词:

你问我死后会去哪里,有没有人爱你,世界能否不再抛弃你?

悍守多年的事业未必便是自己追求的梦想,有人为了生命,有人为了生活,有人也仅仅只是为了得到一次别人的认可,哪怕这个认可,来得再晚一些。

遗憾的是,我们都不是多兰,毕竟我们从未了解过其除了愚蠢老板人设之外的故事;

唏嘘的是,我们又都是多兰,默契的缄口不言,那些作为一个合格成年人背后的苦衷。

(「网上电玩城」)

a.topic-link { margin: 10px auto; display: block; width: 600px; } .topic-box { width: 600px; height: 75px; background: url('//tu.duoduocdn.com/uploads/day_160627/201606271101388748.png') repeat-x; margin: 0 auto; position: relative; } .topic-thumb { position: absolute; left: 5px; top: 3px; height: 69px; width: 92px; background: url('//tu.duoduocdn.com/uploads/day_200502/zt_2271588422305.PNG') no-repeat; background-size: 100% 100%; } .topic-angular{ position: absolute; right:0; top:0; width:46px; height:42px; background:url('//tu.duoduocdn.com/uploads/day_160627/201606271101463680.png') no-repeat; } .topic-box b { position: absolute; left: 105px; right: 15px; color: white; line-height: 75px; overflow: hidden; text-overflow: ellipsis; white-space: nowrap; } NBA教练&高管的故事

文章推荐: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