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来一份黄金炒“冷”饭!盘点史上最值得被重制的7款经典大作

BOB · 2020-03-10
去年有幸入围TGA年度游戏大奖最终候选名单的《生化危机2 重制版》,是该奖项历史上首次提名一款重制版游戏,也算犒劳了多年来做游戏做到天尊,炒冷饭炒成食神的卡普空。《生化2 重制版》刷新了玩家对于“重制版”游戏的固有印象。今年,《最终幻想7:重制版》来势更加凶猛,分章节售卖,仅第一章就要装满两张蓝光光盘的巨大容量,显然和当年的PS版在内容上有着天壤之别。玩家们期待这样一款原本剧情、人设、音乐等方面已经封神的作品,来开启本世代主机收官之战。而对于重制版游戏的想象,也将从此突破“老房装修”的限制,将更多改扩建纳入到期待当中。本文就选择一个较为“狂野”的视角,来看看在历史上还有哪些经典游戏,值得一次大兴土木的重制。开场配图卖个关子,欲知此物详情,除了自行百度外,也可以看文末如何揭晓一、IW!T组和大锤喊你来对线!——《使命召唤2》不知道如今已经经历过四部《现代战争》洗礼的玩家们,是否还记得IW工作室最初是靠着什么捞到自己在业界第一桶金的。第一桶金当然是源自初代COD,不过COD2却是功成名就,又娶媳妇又过年的一部作品当年,IW为动视开发的最初两款基于二战背景的《使命召唤》,不仅打响了这个全新IP其后十多年呼风唤雨的霸权,也让《荣誉勋章》从此在《使命召唤》面前越发抬不起头,以至于那个时候玩家们潜意识里有种“FPS游戏=二战游戏”的错觉,仿佛诺曼底登陆,地狱伞兵空降,攻打国会大厦和保卫斯大林格勒就是我们投身FPS游戏的最佳方式。也因为如此,当IW告知动视自己不会再制作二战题材,要去挑战现代战争的时候,动视赶紧拉来T组(Treyrch)作为“影武者”,投身到《使命召唤3》和《使命召唤:战火世界》的血与火中。我国玩家对于COD系列单机战役模式的执着热爱和昔日情怀,就像是《甲方乙方》里面英达扮演的巴顿将军,既暗示二战题材对于军迷有着天然吸引力,也包含体验战争史实,书写英雄史诗的历史传奇感。IW的《使命召唤2》就像一场声势浩大的业界大决战,以彻底战胜《荣誉勋章》为战略目标,针对二战背景进行了最大限度的震撼演出。好梦一日游,今个儿轮到书店给人看摊儿那小子当巴顿将军了如果进行重制,更换了万年IW引擎的IW(并非笔者信口开河,整个COD系列从初代至去年的《COD:黑色行动4》,用的都是名为“IW引擎”的自研引擎,而COD16虽然终于更换了新的画面引擎,但名字却还叫“IW引擎”,可见这个工作室自恋到了何种程度),也肯定会给大家熟悉的二战战场带来更好的画面表现,也让那个永远叫做普莱斯的阿兵哥一个精忠报国,光明正大维护世界和平的机会。再者,IW尽管在COD4之后,主创团队便脱离了动视,但剩下的员工依然还是把自己的公司内部地位理所当然摆在T组和大锤之上,如今另外两组人马分别用二战题材证明过自己之后,很好奇IW能否打出一记令人信服的answer ball(回应球)。二、南海岸OG的黎明——《GTA:罪恶都市》对于《GTA6》种种有理有据的自制传闻,如今已经成为了舅舅党们刷存在感的月经贴,假如玩家们愿意从流言和虎鲨卡中暂时抽身出来,会发现其实在宝藏一般的GTA作品列里,除了“有生之年”的《GTA6》,重制又何尝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各种民间高清材质MOD包里,GTA系列向来很被照顾R星总裁,一手建立GTA帝国的山姆·豪瑟当年之所以投身游戏领域(除了挣上几个亿之外),就是要证明电子游戏可以做到与电影平起平坐的水准。《GTA:罪恶都市》则具有系列里最鲜活明亮,也最为艳丽的佛罗里达黑帮文化,尤其当近年来无数美剧和好莱坞电影纷纷向80年代流行文化贴脸致敬时,玩家们会带着不屑的眼神看向那些自以为很时髦的靓仔tony们,心想这不就是老子小时候和汤米玩剩下的嘛?《情枭的黎明》、《疤面煞星》、《迈阿密风云》(这部影片的重制版,还有我国中老年观众熟悉的巩俐参演),《罪责都市》从这些影片中吸取灵感,在自己的沙箱中创作出了一个崭新的迈阿密,踩着花哨炫技的边缘,就像纽约甚至是西西里的黑帮老炮们儿总是西服革履配二战库存,而南海岸大佬却选择了凉鞋花衬衫和M16。作为GTA系列里的另类,《罪恶都市》对于环境和文化的痴迷,已经超过了游戏本身,也一定能通过重制焕发夺目光彩。三、“想要受苦的那个,把手伸出来”——《恶魔之魂》笔者有幸在2009年时,体验了首发于PS3主机的《恶魔之魂》,当年虽然互联网已经较为日常化,但媒体和玩家舆论社区绝对没有今天这般发达,既没有直播关卡教学,更不存在什么“魂学”,我也是抱着第二个吃螃蟹者的好奇心,踏上了波雷塔利亚大陆。受苦三剑客很不幸,我很快就铩羽而归,“硬核游戏难道就可以不讲理吗?”所谓充满快感的受虐,我得到的通通全是后者。最近,随着PS5真实露面离我们越来越近,《恶魔之魂 重制版》随PS5首发的消息也渐渐浮出水面。如今的宫崎英高,早已坐在神坛之上,但是我想和那些“魂小将”(算了,这个称呼按说是带有贬义,容易得罪人,还是尊称“魂学家”吧),说的是,相比于《黑暗之魂》越发令人感到亲切的恶意,《恶魔之魂》才是地狱里最缺德的那一枚独头蒜。《恶魔之魂》的老玩家一定还记得,这张图就印在PS3游戏封面纸的反面如果当真《恶魔之魂》被重制,我比较好奇两点,其一是原作那些与恶意无关,纯粹就是技术不过关导致的一系列反人类设定是作为原汁原味的受苦体验保留下来,还是以技术化手段进行必要修复;其二在于今天的玩家们比先行者有着大量信息优势,作为这款游戏难度的重要组成——未知导致的孤独与神敏感,在这个直播日常化,攻略随之手把手视频化的当下,是否还具有那种阴暗的魅力。当然,这只能等到重制版当真发售时再见分晓了。四、英雄的名义——《合金装备3 食蛇者》从整体上看,《合金装备》是一个平均水准非常高的游戏系列,所有纳入设定时间线的主机正代作品,在发售时无不技惊四座,反倒是口碑相对最具争议的《MGS4》和PSP上的《和平行者》,成为了《Fami通》唯二给了满分的作品。既然如此,要从这里面选出最好的一部进行重制,又该选择哪一个呢?因为《生化》系列实在做过太多了,以至于很多人忽视了科乐美也把MGS3HD搬上过PSV甚至是3DS平台上笔者的答案是《合金装备3 食蛇者》。本作发售于2004年,讲述了这段漫长而壮烈的架空历史最初的起点,关于此前玩家眼中最强大敌人——“big boss”的起源故事。首先,MGS系列对于新一代玩家来说,客观上存在老作品版本古早,但各作之间剧情又强关联的情况,回到起点,有助于新玩家从头开始见证传奇诞生;其次,《MGS3》的游戏玩法颇具当代性,这款2004年的游戏虽然没有《幻痛》那样明确的沙箱类型,但丛林生存主题、裸蛇、一代目big boss、左轮、奇爱、零点上校等等系列核心角色“返老还童”(因为是起源时间线,所以大家肯定都很年轻啦),带着他们身上炙热的国际主义江湖气息,点燃了60年代的美苏冷战。再加上MGS本身多元开放的玩法,只要将原版里频繁切换暂停界面的小问题移除,就是一个完成度极高的佳作;就算放大至整个电子游戏历史上看,这一幕也是能排进前五的名场面最后,站在如今科乐美的立场上,既然该公司从去年年底就开始放出风声要重回家用机一线厂商行列,并且假模假样又去开通了《寂静岭》的新商标,那么与其继续恨小岛秀夫,并且专门拿出《合金装备 生存》这样的垃圾恶心老玩家胃口,倒不如趁着FOX引擎没有过时,将《MGS3》回炉重制一番,到时就算最刁钻的评论者,看在往日情怀份上,也不会再去“f**k konami”了,而一旦旗开得胜,《合金装备》系列这一整座金山,便有了重新绽放的理由。五、如果不会数三,不如试试倒数——《半条命》戈登·弗里曼一眼望过去,目光中全是自己二十七岁的样子。1998年,《半条命》的出现,彻底改变了第一人称游戏的表达方式,这个以前和FPS深度绑定的游戏类型,从此慢下脚步,试着将叙事融入到游戏中来,让玩家从精神上和物质上体验到了沉浸感究竟为何物。初代至今算起,黑山研究所倒闭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使命召唤》也好,《生化奇兵》也罢,无论打着突突突的旗号更加肆无忌惮突突突的,还是披着突突突的皮肤其实只想讲一个精彩故事的,都已经在技术端和艺术性上远远甩开了当初具备开创意义的《半条命》。财大气粗如V社,就算G胖完美主义上头(G胖:劳资就是不数3,你咬我啊!),仅仅因为不像有任何瑕疵,而无限期搁置《半条命3》,但是也不妨碍重制一下《半条命》啊。更何况当年的极客,早已成为如今数字内容平台的亿万富翁,区区重制祭奠一下自己峥嵘岁月,难道不是和我国有钱投拍《中国合伙人》一样合情合理吗?更不用说后者只是给金钱的原罪装裱,而《半条命》可是实打实的硬货。这是同一个ip新老两个世代作品的画面对比反正3代既然就是不想做了,与其去整VR那些有的没的,不如把年代久远的《半条命1+2》(顺便把2代也算上吧,不然故事圆不上)好好打理一番,新引擎新技术新渲染能加的全加上,故事不用改反正里外都是挖坑不填。还可以部分参考B社对于《DOOM》,IW对于《现代战争》的重启方式,将历史重新来过,普莱斯已经重新投胎了,戈登·弗里曼又为何不能再过一次27岁生日呢?六、野村粑粑的小棉袄——《王国之心2》既然《最终幻想7:重制版》可以让SE不惜血本予以实现,那么作为野村粑粑的亲闺女,笔者认为《王国之心2》也一定配得上一次高规格的重制。正所谓酒香也怕巷子深,去年《王国之心3》终于卸下了自己“有生之年群群主”头衔,以大幅进化的技术和并不充实的内容量,完成了一场说挖坑就挖坑的迪士尼乐园之行。然而,正因为隔代时间太长,前面的剧情坑又太深,导致新玩家在这款名作续篇面前一筹莫展,经过各路资深粉丝纷纷站出来现身说法,耐心科普,但依然收效甚微。当年玩《王国之心》的学生党要么已为人父母,要么早就放下了对游戏的热情,总之是很难回来陪着少年索拉找回他的珍贵友情了。事实上,《王国之心2》的底子要好过《王国之心3》不少,假如SE参考《FF7 RE》经验,继续压榨野村哲也的剩余价值,将《王国之心2》按照《王国之心3》的画面水准进行重制时,考虑到系统方面3代本来就是在2代基础上,FF系列角色的实际参与感也远胜3代,只要着重提升了一下战斗时的爽快感和演出场面,应该又会是一次令粉丝满足的完美升级。从路人爱好者的眼光来看,单论游戏里收录迪士尼作品的经典程度来说,拥有《狮子王》、《美女与野兽》、《小美人鱼》的2代也在3代之上。另外,2代还收录有我国观众喜闻乐见的动画版《花木兰》,重制时也可以与时俱进替换成最新版的刘亦菲皮肤,至于二次元和三次元共处时是否违和,两部《王国之心》里都异常活跃的杰克船长,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七、拜见祖师爷——《超级银河战士》1994年,《超级银河战士》和《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阳光灿烂的日子》以及《低俗小说》一起成为了当年现象级的文化产品。什么?你说那四部电影你都看过,但是《超级银河战士》却不了解!一款尘封在历史中的名作混账!那就是所谓“银河城”里面的“银河”啊。“银河城”近年来作为一种细分类型,被独立游戏开发者和评论界的作者们四处传教,仿佛只要挨到这个类型的框架,这游戏就一定不会差(同样情况也发生在“XX朋克”、“rouge-like”、“魂like”上面)。但实际上,所有这些被称为新时代“银河城”的作品,别说超越了,就算并列,也最多就是和《恶魔城》并列,却无法望《银河战士》项背。本作也是任天堂最早的非群年龄游戏作品作为“银河城”类型的祖师爷作品,任天堂的确应该考虑把当年SFC版《超级银河战士》拿出来让徒子徒孙们重新膜拜一下。“银河城”如今被拆解拼装的元素模块,在这款游戏中有着原汁原味的深刻演绎,比如探索不是单纯趟地图,而是在令人窒息的神秘感中冒险;世界全貌并非技能升级后开路先锋的结果,而是必然伴随着更多绝妙想象和神奇玩法的惊险旅程。《超级银河战士》那诡异、孤独的横版关卡中包含的,是完美主义者对路径探索和物品收集的执着。假如重制《超级银河战士》,技术门槛会比本文上述所有重制都要低的多,一来这款游戏只需也必须保留2D画面,工作量相对要小,二来3DS上此前有过外包并且成功重制《银河战士2》的经验,照方抓药便可。如今NS版《银河战士》新作开发迟缓,况且玩家最怀念、也最想要的也未见得就是3D《银河战士》,还不如在经典作品里找找感觉。不过重制唯一的问题在于,过去三十年里,有一批《超级银河战士》的忠实粉丝,通过自制手段又丰富和完善了游戏原本的地图设计,对此建议任天堂的法务部最好能灵活处理,以体面形式将那张汇聚玩家多年心血和热爱的完美地图收录为官方重制资源,也算是对于历史发展最大尊重。结语每个玩家心中,一定都有一款自己最希望玩到的重制版游戏,无论是众所周知的大作也好,不为人知的冷门也罢,都是记忆和情怀的一种交汇,但愿能有更多厂商拿出CAPCOM的诚意和SE的资源,以及自己库存的优质资源,以更好满足新老玩家们温故知新的美好愿望。

文章推荐:

马云退休办学:清华学生的这项关键能力,3-9岁就要开始培养!【免费学习资源】

狗狗吸引人注意的方式有很多,但这种肯定是最崩溃的!

如何推动质量文化落地?这所高校的经验值得一看

方便面“烫头”的过程,看得我万分舒爽!

《FF7:RE》宣传展览!Steam卡普空游戏促销!《全境封锁2》“纽约军阀”将发售!《死亡细胞》DLC“坏种子”上线!

标签列表